WC2016&Goodbye2015

Published: 03 Feb 2016 Category: life

自然语言信息熵 我炮美如仙人掌

又到了四处找游记看的时候,顺便也想整理下过去了一年我都干(颓)了些什么。

重做了一个新logo,第一次用了非侦探系人物(总共也只做了3个)。有一只帽子是P上去的,感觉各种违和。

Github提示我有些渲染五月后开始不兹磁了,然后试着改了一下设置,然后整个blog的排版全崩了。。。现在正在抢救。。。格式抢救完发现观测访问量的应用坏了,这个就没办法修了。。。

敦爷似乎掀起了一股奇怪的游记风格热潮?我还是会尽量多扯一点的,反正你们戳进来多半也是来看我秀下限的吧。

顺便,前排广告,我的营员交流课件,其实只是把孟爷的那篇blog整理了一下,加了几幅配图。

Day -x

受寒潮影响学校停课了,于是就在家里做了两场膜你赛,到最后一天只有不到一半人在做了。

听说敦爷两天写了70篇题解,不错哦

这一波寒潮导致我把盘里屯的番看完了,不知道WC该干什么了。。。

Day 0

早上7点半的飞机,6点到机场,神清气爽。

领票时听说有人还没办身份证,我想问他是怎么订的票。

在登机时,看到了一个疑似出(w)题(p)人(h)的生物,吓得我在飞机上睡不着觉。

敦爷在飞机上立了一个flag:“分宿舍我肯定不会被分出去的,h这个首字母多么高贵啊。”

我:“你大概会和黄主力一间?”

拿到秩序册发现奇怪的分配方式把ZJ两个标准四人的学校都拆了,敦敦敦成功如愿。

讲义印了厚厚的三本,那本教师讲义意外地难啊,别人的教练都好强啊。

翻开营员交流的讲义,第一页就是仙人掌炮,后面还有segtree beats,ppt美化得很赞啊。

于是用了一个下午修了几张雪乃团子大老师(片尾的立绘),后来感觉和我的课件实在不搭就没有用。。。

开幕式看到了松爷,然后在脑中构想了一下松爷+wph出题组的奇妙景象,再加个pls就完美了,我想问那个学术训练营还可以补报吗?

Day 1

虽然我早就意识到我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在乡下读的,但第一次知道你们城里人那么可怕。。。你们小学教的高等代数我现在还不会唉。。。

以前在省选听约大爷说“吓退自动机”的时候以为是口胡出来的,竟然真有这东西,可惜没讲。。。而且前面那部分已经是第四次在这类集训听了。。。

晚上营员交流,感觉各位的口才都好好,而我是职业读稿选手,反正选孟爷这个算法也没指望有人能在这10min的口胡里听懂。。。

仙人掌剖分这种东西我退役前应该是不可能写的,校内膜你赛的时候某大爷调了一整场,各种事实证明这类题不能强开。

那个Method of Four Russians(四毛子算法)看上去各种实用啊,然而这一个log除下来很多时候大概也无济于事吧。

总之就是,你们都能讲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!!!作为无脑洞选手,我负责帮孟爷打广告。

Day 2

课还是一如既往地有趣耐听,我非常虔诚地听完了全程,然而只听懂了约大爷的OP。

第一发营员交流是Dominator Tree,在前年的WC上lyd已经讲过了,不过由于我这样的老年选手比较少所以大概也无妨。老年选手表示听了第二次也没听懂,作业全是拉板子的。。。

Segment Tree Beats!前半程的那个单独维护最值元素的算法之前在BZOJ4355玩出来过,但我当时试图用那个做吉丽的题时失败了。。。好厉害,不知所措。。。

由于看过《论**题的危害》原版,所以听的时候一直很淡定。话说V这题确实是物理题典范啊,你看这题根本不需要物理对吧!

Day 3

早上杜爷的课非常带劲,可惜具体实现部分基本都听不懂,并行那套理论也不是很明白。。。

下午挑了个好位置听故事,非常赞。课间发现J到了,听说今年可以看J和花老师打final。

晚上嘴巴了一下试机题,那道NOI2014D1T1有心理阴影,Jan27里的那个疑似几何题看不懂题目啊。。。

初三的时候去试机会在BZ上切道USACO,高一的时候会敲一颗splay,高二的时候会搞几个sort,set,map测下速,到了高三摸摸键盘就走人了。。。年轻的时候精力就是旺盛。

Day 4

J讲课的时候收到了一份作业分的邮件,于是就掉线了。。。

中午和J、vfk在食堂吃了顿饭,信仰已充值!

晚上听了一下那个训练营宣讲,不敢自插flag就没报。

背了背带花树、KM和单纯形(清华集训前刚学的),现在连这些是什么原理都忘光了,然后就抱着一种要是考裸板子题就狗带的觉悟弃疗了。

Day 5

看完T1,发现60pts是送的,说不定是个签到题,然而不会做。

T2文件名是jie,会用拼音的出题人我只认识一个。

T3这交互果然只是用来加密和强制在线的。

先开了T2,写了个最短路,由于在算复杂度的时候以为每次增加的是border的长度,所以以为那个30pts的暴力可以有70+pts,由于不知道怎么用border group只有$O(\log n)$组的性质,所以做了1h就扔一边了。

之后花了非常多时间做T1(还以为是签到题),建模怎么都建不出,写各种乱搞都跑不过大样例,最终弃疗了。。。

T3没有什么时间做了,就写了个$K=1$的可持久化Treap,老年选手写棵Treap写了1h,简直药丸。。。

最后15min发现T2的复杂度证错了(没看到中间的20pts所以没写)。。。

又码了个checker检查了下T1,拍了几组发现WA了!不知所措啊。。。

作为职业暴力选手,这把并没有打满暴力,狗带预感。

在吃饭的时候从wph那里接到了我暴力没挂的消息,T1生存确认(大概是造出无解的数据了)。

结出成绩发现并没有狗带?敦敦敦?敦敦敦!

这晚会办得比第一次来WC时盛大多了。

Day 6

旅游去了一个比较沉重的地方,所以ZJ这次难得没有组团秀下限。“把某大爷关到工作人员的防空洞里”、“在橱窗前拍摄印着某领导人的盘子”之类的。

Day 7

疏散日,不开超市,不供水,三点赶人,差评。

早上在敦敦敦、zyf、cqy那里玩了一下鬼畜天线宝宝,制作组小时候到底经历了些什么。。。然而现在仍不知道那游戏到底打算让我干什么。。。

由于机票是晚上的,就在寝室里补了一天无头骑士,感觉这些老番都不错啊。。。

在机场和敦敦敦、wph、ryz老司机打双扣,我和敦爷被连续双扣三把,我分到的组每把都被双扣,惨痛的事实证明选手和出题人、讲课人的实力差距是巨大的。

Goodbye2015

Goodbye2015

好像没什么好写的,然后不知不觉就写成这样了。。。下次不乱开坑了。。。

话说这blog开到现在了,没有收到一条评论。。。大概是都懒得注册Disqus?所以我试着换了一个。。。